解放军征万只地方信鸽作为预备役,我军首次从社会征召信鸽入伍

图片 3

  吴佳说,训鸽时红旗代表危险,训鸽员通过旗语反复发送强制信号,逼迫着鸽群向上飞,通过长期训练,军鸽就形成了条件反射,遇到鹰时就会自动躲避,此外“插上黄旗就表示它们可以自由活动、插上绿旗就表示它们可以回家了。”

如果吴佳是军鸽队的军训教官,那么训鸽员叶明斌就是政治教员,他的重要工作就是教导军鸽服从命令听指挥。训鸽员通过亲和训练,让鸽子与饲养人员建立高度的亲密度,使其在下一步接送信息的时候能及时地回到训鸽员的手上。

  现在军鸽队有数百只军鸽,其中一部分是退役的。鸽子寿命一般10多年,但军鸽队对退役的不杀也不扔,让它们寿终正寝,然后埋在土里。

  这几天,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首次面向全社会征召新队员。

养过信鸽的人都知道,老鹰是信鸽的天敌,落单的信鸽经常被老鹰猎食。而作为军鸽,要确保单枪匹马将信息准确传达,必须具有与鹰搏斗的技能。在军鸽队,有个名叫吴佳的上士班长,他的任务是训练这些信鸽不惧鹰的威胁。据吴佳介绍,老鹰乡下俯冲的速度比较快,向上飞速度稍微慢一些,鸽子恰恰相反,它向上飞行的速度比较快,“所以我们要使鸽子一直向上飞,防止老鹰。”

  在解放军的编制序列里,有一支神秘的军鸽队伍。它们享有部队正式编制的待遇,有专业的战士训练,执行过很多特殊任务。现在,军鸽队向地方敞开了一扇门。日前,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首次征召“预备役”信鸽,上万羽地方信鸽作为首批预备役信鸽投入训练。成都也是军鸽联络点之一。

图片 1
解放军首次从社会征召信鸽入伍

在云南昆明赛鸽中心,一场特殊的“新兵”入伍仪式正在举行,一群群的信鸽展翅飞翔,蓝天、白云、信鸽组成一幅特殊的画面。鸽友们带着他们的信鸽与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签订了信鸽入伍协议。“这次入伍的信鸽共分两批,第一批一共100羽,全部是优质种鸽,具有飞速快,定位准的优点。而我们的军鸽具有耐力好,飞行远的有点。我们希望将两者进行配对,让我们的下一代军鸽速度更快、耐力更好、定位更准、飞得更远。”成都军区某部信鸽队队长张志全如是说。

  50多岁的成都鸽友成治平是四川军鸽联络点的成员之一。成治平有一只让他骄傲的信鸽,是很漂亮的一只雄性鸽子,眼睛是黄色的,2005年年初出生。它多次参加信鸽比赛,从200多公里比赛,到300多公里,到700多公里,到1000多公里都飞过。2006年一年,它就飞了4000多公里,参加6次大赛都飞进前100名。有一次它从陕西飞回成都,身上被猛禽抓烂了,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搏斗。

  这些签过协议的信鸽被送到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开始了入伍训练。

这几天,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首次面向全社会征召新队员。

  这群特殊的“通信兵”纪律严明。驯养师在鸽舍旁插上红旗,军鸽们就知道该出操了;换成黄旗,自由活动的时间就到了;绿旗出现时,它们就乖乖地归巢休息。

  为了确保军鸽的整体素质,新装入伍的信鸽要接受进一步的考察培养,经过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当耐力、勇气和服从性都通过考察后,这些“新兵”鸽子才能成为军鸽队的战斗队员。

为了确保军鸽的整体素质,新装入伍的信鸽要接受进一步的考察培养,经过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当耐力、勇气和服从性都通过考察后,这些“新兵”鸽子才能成为军鸽队的战斗队员。

  军地信鸽联训联用

  近日,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首次面向社会征召新队员。新装入伍的信鸽要接受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只有耐力、勇气和服从性都通过考察,才能成为军鸽队的战斗队员。

人民网北京12月31日电近日,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首次面向社会征召新队员。新装入伍的信鸽要接受两个月的“新兵”训练,只有耐力、勇气和服从性都通过考察,才能成为军鸽队的战斗队员。

  鹰爪伸来 “森林黑”垂直上飞

  尽管如今已是信息时代,但信鸽这种延续了千年的传统通信手段,依然因人为干扰小,传递信息准的特点,被各国军队保留了下来。

吴佳说,训鸽时红旗代表危险,训鸽员通过旗语反复发送强制信号,逼迫着鸽群向上飞,通过长期训练,军鸽就形成了条件反射,遇到鹰时就会自动躲避,此外“插上黄旗就表示它们可以自由活动、插上绿旗就表示它们可以回家了。”

  2007年,这只黄眼信鸽被别人买去了,翅膀羽毛被剪短了。但一年后,2008年底,成治平回家,惊讶地发现它飞回来了。鸽舍里两只鸽子头上都出血了,黄眼信鸽刚才和别的鸽子打架争它原来的窝。鸽子如此恋家,成治平高兴地马上给它喂吃的,给它梳理羽毛。黄眼信鸽的年龄大了,成治平不忍心让它参赛,培养了它的下一代。“部队需要时,我的信鸽可以去参军。”成治平说。

  如果吴佳是军鸽队的军训教官,那么训鸽员叶明斌就是政治教员,他的重要工作就是教导军鸽服从命令听指挥。训鸽员通过亲和训练,让鸽子与饲养人员建立高度的亲密度,使其在下一步接送信息的时候能及时地回到训鸽员的手上。

这些签过协议的信鸽被送到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开始了入伍训练。

  最特殊的一次要属1977年的一次核试验取样任务。在距离核弹爆心50米、100米、200米、500米不等距离处,悄悄埋伏了50只军鸽。蘑菇云升起后,训鸽员通过无线电遥控放开鸽笼,军鸽迎着辐射,穿过蘑菇云。但点数时发现有5只未归!没想到的是,这5只丢失的军鸽在穿越蘑菇云后并没有飞向试验基地,而是转头直奔它们遥远的故乡———昆明。途经5种恶劣的自然环境,飞行空距长达2750公里。军鸽穿过核试验场,却活了下来,这个谜至今未解。

  养过信鸽的人都知道,老鹰是信鸽的天敌,落单的信鸽经常被老鹰猎食。而作为军鸽,要确保单枪匹马将信息准确传达,必须具有与鹰搏斗的技能。在军鸽队,有个名叫吴佳的上士班长,他的任务是训练这些信鸽不惧鹰的威胁。据吴佳介绍,老鹰乡下俯冲的速度比较快,向上飞速度稍微慢一些,鸽子恰恰相反,它向上飞行的速度比较快,“所以我们要使鸽子一直向上飞,防止老鹰。”

尽管如今已是信息时代,但信鸽这种延续了千年的传统通信手段,依然因人为干扰小,传递信息准的特点,被各国军队保留了下来。

  军地双方通过协商制定各类应急预案,遇到军事和非军事行动需要军鸽和地方信鸽进行支援时,双方都应迅速启动应急机制,以最快的速度投入支援。

  在云南昆明赛鸽中心,一场特殊的“新兵”入伍仪式正在举行,一群群的信鸽展翅飞翔,蓝天、白云、信鸽组成一幅特殊的画面。鸽友们带着他们的信鸽与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签订了信鸽入伍协议。“这次入伍的信鸽共分两批,第一批一共100羽,全部是优质种鸽,具有飞速快,定位准的优点。而我们的军鸽具有耐力好,飞行远的有点。我们希望将两者进行配对,让我们的下一代军鸽速度更快、耐力更好、定位更准、飞得更远。”成都军区某部信鸽队队长张志全如是说。

图片 2

  军鸽有“编制”,但很少有名字。吴佳给一只军鸽取名“带头大哥”。一次放飞训练,“带头大哥”飞在最前面。突然一只猛禽出现,俯冲速度是军鸽的两倍。“带头大哥”引得猛禽垂直往天上飞,其他军鸽才避了难。

  因为淘汰率高,今年军鸽队已经丢了几百只鸽子。优胜劣汰让最优秀的那些军鸽留下,代代相传。但军鸽队还控制一对鸽子一年只繁殖两次,保证“生育质量”。

  让军鸽听话的绝活儿从哪里来?10年的军鸽驯养生涯中,吴佳“啃”下了30多本专业书籍,记录下15万字的笔记。

  千里送信 助群众躲过山洪

  一天夜里,边防线上一军人得了重病,十万火急之下,一只军鸽来回仅用半个小时给病人带来了药品,救了那名军人的命。

  “啪啪!”一只黑褐色军鸽拍打着翅膀,带着求救信息冲出山谷,直奔“红军”后方指挥部。不多时,“红军”援兵悄然而至,战场形势峰回路转……

  军鸽曾立下赫赫战功。一次,祁连山山洪暴发,毁坏了通讯设施,军鸽千里送信,使当地几十个县的民众躲过了灾害袭击。

  上万羽地方信鸽 首批投入训练

  简单地说,就是以军鸽队为基础,以地方信鸽协会为纽带,把成都战区范围内大部分地区的信鸽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大范围的信鸽通信保障体系。通过整合地方信鸽资源,确保战区在战时和平时任何一个地域信鸽通信保障的需要。目前,军鸽队已经在云贵川渝藏等省市区设联络点,四川首批联络点就在成都。

  军鸽队长陈春桃说,信鸽在“电磁干扰”、“信号盲区”、“信号中断”的情况下是最实用、效果最佳的中、短程通信工具和手段。当然,信鸽通信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最大的瓶颈是地域上的限制。即由于信鸽归巢性所决定,只适用于相对固定的点对点之间的通信。通过反复论证,军鸽队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建立军地信鸽联训联用体系”。

  今年初夏的云贵高原,成都军区某部一场演习激战正酣。狭长的山谷里,“红军”一部被围堵。在“蓝军”强大的电磁干扰下,“红军”通信信号中断,战场情况十分危急。

  这是吴佳和队友们发明的新防鹰训练法:在遭遇鹰类袭击时,发出强制信号让鸽群振翅高飞,进而摆脱鹰的追击。他们也培养出了能逃过鹰爪的军鸽———“森林黑”。

  军鸽故事

  部队需要时信鸽就“参军”

图片 3
军鸽训练

  信号中断 军鸽搬来救兵

  来回半小时 军鸽送来救命药

  这只突出重围的军鸽“森林黑”,出自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驯养师吴佳之手。军鸽队要训练军鸽们抗干扰的能力。平时训练中,他们要带军鸽到电信发射架处放飞,或用雷达信号干扰。

  多年来,军鸽队很神秘。日前,成都军区某部军鸽队首次征召“预备役”信鸽,上万羽地方信鸽作为首批“预备役”信鸽投入训练。

  成都军区某部征召“预备役”信鸽 需要时就“参军”

     游罡 成都商报记者 余文龙 摄影 马彦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