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上将承认,印度热衷研发反卫星武器称受到来自中国威胁

  本报特约记者 万钧

图片 1

图片 2

  中国本月早些时候成功进行的陆基中段反导试验,引起周边国家的重视。尽管中方特别强调本次试验的防御性质,但在某些执意和邻国一较高下的印度人看来,这给他们提供了推动太空军事化的理由。部分印度官员声称,应该大力发展本国的反卫星技术,以确保在外层空间的战略威慑力。

资料图:韩国媒体制作的中美导弹打卫星示意图,左侧为中方反卫星试验。

资料图:美国陆基中程拦截导弹发射。

  称自己的卫星“十分脆弱”

图片 3

狂热追求“反卫星”

  据印度《每日新闻分析报》网站1月23日报道,印度空军参谋长P·V·奈克上将22日在班加罗尔表示,由于邻国的导弹拦截和反卫星技术,印度的卫星现在“十分脆弱”。“作为在未来战争中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我们也要尽快发展自己的反卫星能力。”

资料图:印度反导拦截导弹发射实验。

太空已经成为21世纪信息化战争中必须争夺的“高地”,这一观点已经被全世界的军事专家所接受。而反卫星武器则是未来战争中杀伤敌人太空设施的必要武器,越来越多的国家正着手研究这一威胁力巨大的项目。

  报道称,奈克的公开表态显示了印度空军保卫本国太空资产的意图。作为新兴的航天大国,印度目前拥有的人造卫星被应用于通讯、遥感测量和军事侦察等领域,其卫星照片的精度可达1米级,曾为在阿富汗作战的北约军队提供支持。报道强调,考虑到卫星对印度国家安全所起的作用日趋重要,它们若有不测,造成的灾难性影响将难以估量。

东方网消息:欧亚评论网11日发表文章称,美俄中三国在太空领域的军事进展引发印度高度关切。美俄均表示有必要发展新一代空天攻击武器,中国也于2007年展示了其利用导弹击落卫星的能力。印度空军上将、参谋长委员会主席奈克表示,邻居的反卫星武器让我们的卫星变得十分脆弱,我们需要发展摧毁敌方卫星的能力。印度防务专家也建议印度有必要发展具备攻防能力的太空系统。

萨拉斯瓦特在一次名为“DRDO未来挑战”的学术演讲中表示,如果印度“烈火”-3导弹和弹道导弹防御杀伤器集成于一体,研制反卫星导弹就是可行的。因为“烈火”-3导弹有效射程约为1400-1500公里,足以打击太空中的卫星。

  人们注意到,奈克就反卫星技术的说法,与印度国防研究发展组织(DRDO,印度军方最高科研机构)负责人萨拉斯瓦特本月初的一番言论不谋而合。当时,萨拉斯瓦特在印度第97届科学大会上指出,印度在必要时应能摧毁敌人的卫星,或阻断敌人与卫星的联系。为此,相关部门正在整合资源,着力研发一种针对低轨道目标的“卫星杀手”。

文章称,外太空不再是和平与安宁的所在。1957年,前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伴侣号”进入轨道,太空竞赛由此开始。此举在某种程序上被视为“险恶之举”。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主要航天国家现在正将天空变为未来的战场。1967年,联合国制定《外层空间条约》,禁止部署“核武器或其他任何形式的大规模破坏性武器”。苏联从60年代末进行了反卫星试验,再次引发太空军备竞赛。美国紧随其后。

美国《太空评论》杂志的文章称,印度是新兴太空国家中最热衷拥有反卫星武器的。在今年3月,印度完成了一次利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拦截来袭导弹的试验。这次试验是该项目中的第六次试验,印度媒体报道称此次试验获得了成功,而且反导弹技术也顺利整合到印度的导弹防御系统中。因此,在“反弹道导弹”计划的外衣下,隐藏的则是印度对反卫星技术的探索和研发。

  并非一时心血来潮

虽然印度、中国和俄罗斯提倡需要制定一个全面条约,防止外太空成为测试破坏性设备的场所,但美国拒绝加入此种条约。文章指出,随着大量卫星成为国防部队的“耳目”,当代战争越来越以“太空为中心”。事实上,美国领导的盟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取得巨大成功就归功于太空资源的使用。[page]

印度追求反卫星能力的历史轨迹与其反弹道导弹系统项目的发展十分吻合。只不过与反弹道导弹系统能力不同的是,印度努力发展反卫星能力还是近几年来的新动作。印度自主建立反弹道导弹系统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过程。

  印度高官在此时高调谈反卫星话题,表面上看似乎是受到了外界刺激而产生的“你有的我也要有”的“技术民族主义”,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打击卫星属于战略威慑范畴,技术储备和配套工程的规模可观,需要极长的规划周期,不可能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对于印度来讲,在发射卫星的同时研究摧毁敌国卫星的技术,在其太空军事计划中完全合乎逻辑。实际上,在过去数年间,包括印度前总统卡拉姆、外长慕克吉在内的许多要人都曾表示,应当以“更积极”的方式打造本国在外层空间的威慑力。一些西方情报机构据此判断,印度的反卫星计划已暗中进行了很长时间。

因此,文章认为,保护卫星和地基设施就意味要进入太空,掌握作战战略成功的关键。通过天基或地基破坏性设备击落卫星,可将敌方阵营的战斗部队变为“无效军队”。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国防部队的三军热衷于将其“专用卫星”用作多种用途。

据萨拉斯瓦特透露,印度的反弹道导弹计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目标是通过发展有能力拦截2000公里范围内、来袭高度达到150公里的导弹。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的下一场试验将确认是否具备这一能力。该计划的第二阶段目标是,有能力拦截5000公里范围内的来袭导弹,在理论上这将使印度具备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

  从技术层面观察,印度对本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十分重视,至今已进行至少3次试验,而反导和反卫星常常被视作一张牌的两面。如2008年,美国海军摧毁一颗失控的间谍卫星时,使用的“标准”-3导弹原本就是为反导设计;中国本月实施中段反导试验后,国内外也有不少观点认为,此次拦截与3年前的反卫星试验具有技术上的继承性。由此推断,印度既然大力发展反导能力,就没有理由不在其基础上开发反卫星武器;有人甚至大胆猜测,印度的反导试验只是“障眼法”,其真实目的是为未来的反卫星技术探路。

文章称,美国与俄罗斯都已明确表示,太空是他们作战能力的重要构成部分。两国都表示需要推出新一代空天攻击武器。俄罗斯认为,到2030年美国将能够通过外太空武器打击全球任一地区。中国早已展示了其反卫星能力。

在印度看来,高空拦截导弹能够作为击毁低轨卫星的反卫星武器。萨拉斯瓦特称,印度对自己的太空设施已经有了不安全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因为,中国已经拥有反卫星武器,因而印度也有权利获得并最终增强自己空间安全的反卫星能力。之所以拿中国作为借口,印度打的算盘是,在国际社会制定有法律效力禁止获得反卫星武器的框架前,就成为拥有反卫星能力俱乐部成员。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21日刊登题为《印度瞄准中国卫星》的分析文章,指出:由于核武器开发工作进展缓慢,印度在上世纪90年代末才进行核试爆,一度招来西方的制裁。基于这一教训,新德里希望在相关军控机制尚处于空白时,抢先跨过反卫星技术的门槛;如此一来,即便国际社会日后推出限制性措施,印度也能凭借其先发优势争得更大的回旋余地。

印度空军司令PV奈克对中国努力发展反卫星武器表示极大关注,他建议印度需要发展能够击落敌方卫星的设备。奈克表示:“由于邻国拥有一套反卫星系统,所以我们的卫星很容易受到攻击。”印度国防部的“科技前景与能力路线图”关注的主要领域包括发展能够“对近地和同步轨道卫星进行电子和物理破坏的”反卫星能力。

反卫星研究紧锣密鼓

  实力不足需求助外援

2007年1月中国进行的反卫星测试激怒了印度的国防界。不过,文章称,中国的测试依靠陆基中远程导弹的部署,但陆基导弹系统只能击落特定轨道位置的卫星。因此,它仅是全面成熟的太空战的选择之一。

中国在2007年1月11日利用其SC-19弹道导弹携带一枚动能杀伤载具,摧毁了属于中国自己的一枚废旧气象卫星——风云-1C。这次试射是中国反卫星项目的第一次成功试验,此举立即引起人们的注意,印度对于中国的这次反卫星试射也异常关注,并且在内部场合表示,此举会对印度逐渐增多的外层空间系统带来威胁。直到2009年,印度才公开表态,正在努力寻找保护自己太空设施的办法。

  对于开发自己的反卫星武器,印度政府和军队并不缺乏决心,真正的问题在于他们能否迅速将这种决心转化为技术实力。曾与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合作、目前供职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斯普拉特·贾什洛伊表示:“印度的反导系统尚不成熟。例如,他们至今没能配备对跟踪和瞄准目标至关重要的红外探测器;反观中国成功进行的反卫星试验,已证明其具备这一技术。”

印度国防专家建议,印度需要发展攻防太空系统。防御方面包括强化针对空基和地基装置阴谋的卫星。旨在反击“流氓卫星”的进攻性战略可部署一颗卫星,使敌方执行攻击任务的航天器无法活动。印度防御专家很清楚,印度应制定周密的攻防行动计划,保护其空间物资。当然,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将是这一努力中的主力军。

显然,印度决定将现有的反弹道导弹技术改进之后用来执行反卫星任务,无疑是受到了美国人的启发,2008年美国就利用改进后的反弹道导弹系统,发射了一枚“标准-2”型导弹,击毁一颗编号为193的报废卫星。

  还有观点认为,印度近年进行的几次反导试验,虽然能为研制反卫星武器提供参考,但并非任何一种反导系统都可以直接升级为反卫星武器,只有能进行大气层外拦截的型号(像中国新近试射的)才具有这方面的潜力。而根据公开资料,印度目前在研的反导系统最大射高仅80公里左右,根本无法威胁到大气层外的目标。如果用射高更大的“烈火”弹道导弹改装,该弹又存在反应速度慢(采用液体燃料)和可靠性低的缺陷,仍然难以满足反卫星作战的需要。

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负责人VK·萨拉斯瓦特强调称,印度应建立一种机制来削弱太空中运行的“敌对”卫星。萨拉斯瓦特透露,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正在致力于打造反卫星系统。具体来说,他指出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计划发展激光太空探测器和外大气层猎杀航天器,可监视和击落天基猎杀装置。萨拉斯瓦特认为,天基物资对印度现在正在试验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至关重要。

中美两国在反卫星技术上走的是两条不同的道路,2007年中国进行的反卫星试射不仅表明中国已经有能力摧毁在轨卫星,而且还有专门致力于发展反卫星能力的武器项目。而美国人则是将反卫星技术纳入到反弹道导弹系统项目中,随着反导技术的发展而发展。

  换言之,印度要想在短时间内跨进“反卫星俱乐部”,恐怕还得寄希望于外国。有些人以以色列与印度在雷达、卫星和预警机等项目上的成功合作为理由,将以色列视为第一合作选择。然而,以方眼下并没有打击卫星的迫切需求,其最新的“箭”式反导系统针对的是伊朗,同样只能对付大气层内的目标,总体水平比印方现有技术没有本质提高。所以,除了提供预警雷达一类的辅助设备外,以色列对印度的反卫星工程起不到多大推动作用。

萨拉斯瓦特已经说明,印度目前应抓住一切机会保护其太空物资。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实在难以评估研发和部署攻防太空装备的成本。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和其他研究组织已经研发的许多设施和技术可用于打造攻防太空系统。已经在打造天基防御和进攻性装置的三个国家未提供其活动的成本估算。

目前还不清楚,印度的反卫星能力是被设定为一种专门的武器项目,还是作为导弹防御系统中一个分支项目。

  由此看来,印度的惟一出路就是向美国求助。亚洲时报在线猜测,美国防长盖茨上周访印,与印方密商的议题中或许就包含反卫星技术。考虑到美国之前已向日本提供了“标准”-3导弹,在印美关系持续热络的大背景下,双方达成类似交易并非不可能。不过该报道也强调,反卫星毕竟属于战略威慑范畴,其性质有别于一般的武器出口;主动向印度扩散该技术,未必符合美国在南亚的长远利益,这可能成为促使华盛顿谨慎行事的因素。

由于印度邻国的发展,以及俄罗斯、中国和美国在太空战方面的不断努力,使得太空战进一步加剧,印度不能再能坐视旁观。印度政治领导层不应再拒绝任何计划周密的太空防御计划的建议。

据《太空评论》杂志透露,根据印度航天部门的一些高层会议资料,印度方面已经开始整合技术,其第一步目标是研发一种太空武器系统,用以摧毁敌人部署在地球低轨道的卫星。通常情况下,在地球低轨道运行的卫星,主要被用在网络中心战中,引导攻击敌方的太空设施,因此摧毁这类卫星可保护自己的太空安全。

编辑:国防科技网 责任编辑:张海

萨拉斯瓦特表示,要具备这种吓阻能力,就必须研发一种卫星“杀手武器”,“印度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就正在进行这样的研究。”不过,也有印度军方人员声称,他们的反卫星雄心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一种威慑手段,而不意味着要采用这种手段。

如果印度将发展反卫星能力所必需的基础技术融入到反弹道导弹项目中,即使印度反导能力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美国的专家认为,这并不能肯定印度就已经拥有反卫星能力。

印度的一些科学家和学者表示,印度的科学界和军方对于反卫星试验都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如果印度真的在仔细考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来进行这场反卫星试射,那么这场试射很有可能在未来的5到10年中发生。

据《印度快报》2011年10月23日报道,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主席兼国防部科学顾问萨拉斯瓦特称,将一个卫星杀伤器集成到一枚“烈火”-3型导弹之上,便可能建造出一枚反卫星导弹。

此前,一直有报道称,印度正在研制能够集成到导弹上的外大气层杀伤器,以打击太空中的卫星。目前,仅有美国、俄罗斯及中国等国家研制了这样的反卫星武器。

编辑:国防科技网 责任编辑:张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