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解散土总统卫队,土总理期待美方尽快作出有关引渡居伦的裁决

图片 4

  原标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解散总统卫队 关闭超千所私立学校

原标题:土挫败政变展开大清洗 强力“净化”引西方担忧

土耳其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后,已有9000多人被逮捕。此外,包括土多个部门的国家公务员、警察、法官、宗教和教育人士在内的近5万人被停职。

  土耳其的大清洗行动还在持续。总理耶尔德勒姆23日表示,总统卫队将被解散。总统埃尔多安还表示,土耳其最高军事委员会会议将提前至28日举行。埃尔多安再次签署行政命令,关闭超过1000所私立学校,同时延长未经起诉嫌犯被羁押的时间。有外媒称,“一场未遂政变改变土美关系,也改变了土俄关系”,因为土耳其“政变未遂”多亏俄罗斯事前通风报信。

美国否认暗中支持政变

埃尔多安强调,为了肃清居伦的组织,目前在土耳其国内进行的逮捕和停职审查等措施都是合法的。

  有媒体问及“俄方是否事前通风报信”时,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回应说:“我不掌握这样的消息,也不知道通讯社援引的是哪些消息渠道。”埃尔多安22日回应“何处得知发动政变”消息时称,“最初是我女婿告诉我的。我听到这一消息后,还没有给予重视,随后情报部门又跟我说了。”

欧洲和北约担心受冲击

土总理耶尔德勒姆18日宣布,15日晚至16日凌晨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导致208人死亡,其中包括60名警察、3名士兵和145名平民,另有1491人受伤。政变参与者方面则有24人被打死、50人受伤。

  耶尔德勒姆接受土耳其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总统卫队将不再继续存在,因为派不上用场,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土耳其总统卫队最多时曾达2500人。15日的未遂政变后,至少有283名总统卫队官兵被逮捕。

土美关系变得复杂之际,土俄关系却改善明显。俄总统普京17日与埃尔多安举行电话会谈。普京强调,不允许国家生活中出现违反宪法的行为和暴力是俄罗斯的原则性立场,希望土耳其尽快恢复稳定。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称,埃尔多安将在8月初与普京会面,这也将是土耳其就去年击落俄战机道歉后双方首次面对面会谈。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土首都安卡拉市市长16日表示,击落俄罗斯苏-24战机的飞行员是政变参与者,此人是居伦运动组织成员。

埃尔多安是当天在安卡拉接受半岛电视台直播专访时作出这一表示的。他说,身在美国的居伦就是7月15日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的主谋,“很可能还有其他国家在背后推动此次未遂军事政变,具体结果要等待司法程序来揭晓”。他表示,土耳其情报部门的工作确有疏漏。

  土耳其NTV电视台引述埃尔多安的话称,受未遂政变影响,原定于每年8月举行的土耳其最高军事委员会会议,将提前几天于总统官邸举行,而不是在历年的军事参谋总部举行。埃尔多安称,这次政变表明,土耳其军方和情报部门存在“明显漏洞和不足”,“没必要遮掩和否认这一点”。

《纽约时报》17日称,暴力之夜让人感觉土耳其像是深陷战乱的邻国叙利亚或者伊拉克。伊斯坦布尔电影制片人萨姆里说:“整夜感觉像是世界末日。”政变被挫败后,大批民众走上街头庆祝胜利。英国《星期日快报》称,社交媒体上传播的图片显示,一名政变士兵被斩首,一些人围着他的尸体,头颅被扔在地上。德国《柏林日报》评论称,政变不是上帝的礼物,这是一个可怕的游戏。希腊方面17日表示,8名土军官在政变失败后乘直升机逃往希腊,他们被指控非法进入和侵犯希腊领空。

图片 1

  为此,土耳其以幕后主导政变为由逮捕了居伦的亲属及亲信。土耳其国营通讯社23日报道说,居伦的侄子穆哈梅在土耳其东部艾斯伦地区被拘捕,将被押往首都安卡拉。这是当局展开大清洗以来首度有居伦的亲人被捕。艾斯伦是众多居伦的支持者及其创立的“居伦运动”成员的聚居地。另一名被捕人士是居伦的得力助手汉奇。据悉,他是在政变前两天进入土耳其的。总理耶尔德勒姆称,目前仍然有大约15名参与政变的人在逃。这批人袭击了埃尔多安下榻的饭店,部分人已逃到希腊。

17日,土耳其当局继续搜捕涉嫌参与政变的势力,安全部队突击检查了全国各地的多处军事基地。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援引司法部长博兹达的话说:“清除行动正在继续,我们已经抓捕6000人,被捕人数会继续增加。”法新社称,已有近3000名军人涉嫌参与政变被逮捕,当局的镇压不仅限于军方,土检方已对2745名法官和检察官发出逮捕令。土耳其NTV电视台称,已有不同级别的34名将领被逮捕,其中包括土耳其第三军司令奥兹图尔克、第二军司令胡杜提等高级将领。此前,土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议会将考虑重新引入死刑。

埃尔多安还表示,如果土耳其大国民议会按照人民的意愿通过了在土恢复死刑法案,他作为总统会批准这项法案。埃尔多安说,目前调查表明,已被逮捕的于去年11月击落俄战机的两名土耳其飞行员可能与“居伦运动”有联系。

图片 2
土耳其政变

对于北约来说,成员国发生军事政变非常罕见,但土耳其却是个“例外”。自从1952年加入北约后,土耳其此前至少发生过4次政变。土耳其军队一直被认为发挥着世俗捍卫者的作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土耳其问题专家昝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土耳其军队在长期历史过程中是土国家进步的主要推动者。土耳其的精英人物一直是从军方出来的,代表这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积极的力量。后来军队还起到了维护秩序和世俗体制拥护者的作用。

新华社安卡拉7月20日电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0日说,目前土耳其要求美方引渡费特胡拉·居伦的法律程序已展开,希望美国法院能尽快作出裁决。

  目前,土耳其局势已经趋于平静,但大清洗行动仍在扩大,已逮捕1.3万名涉嫌参与政变人士,指控他们是“国家的敌人”。与此同时,土当局还下令关闭1043所私立学校、1229个慈善组织和基金会,19个工会、15所大学和35家医疗机构。这些组织被怀疑与流亡美国的土耳其宗教领袖居伦有关。埃尔多安指控居伦是这次未遂政变的幕后主谋。

横跨亚欧大陆的土耳其近来多次因为恐怖袭击登上世界媒体的头条,刚过去的周末,该国一场突如其来的军事政变更是让世界目瞪口呆。战机在首都上空低飞,坦克开上街道,总统办公室受到攻击,军方占领电视台并宣布“接管国家”……就在人们担心又一个中东大国“彻底乱了”的时候,剧情很快反转,总统埃尔多安呼吁支持者走上街头抗争,叛变士兵缴械投降,政府宣布政变被彻底挫败。一场“超现实”的冲突持续不到24小时,却使260多人丧命,1400多人受伤。政变失败后随之而来的是大清洗,当局很快抓捕数千名士兵以及大批法官和检察官。西方国家一面谴责政变一面敦促这个北约内部盟友“尊重法治”。土国内则有人指责政变背后“有美国的影子”,对此华盛顿断然否认。土耳其拥有北约第二大武装部队,一度被视为中东的“稳定堡垒”,对欧洲起着“缓冲器”的作用,它的乱局尤其令欧洲担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这起军事政变进一步撕裂稳定,让土耳其远离欧洲“陷入中东”,“土耳其已成为自己祭坛上的牺牲品”。

  德国《焦点》周刊评论称,未遂政变让土耳其与欧美的关系陷入低谷,却让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乌云散去”,普京可能下月与埃尔多安会面。

“土耳其政变失败了,但令北约变得更加虚弱”,一名北约将军在英国《星期日邮报》上以此为题撰文说,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对于北约而言,政变令人震惊,也破坏稳定。土耳其在打击IS、阻遏俄罗斯和移民危机中发挥着独特作用。在北约,土耳其军队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武装力量,其将领可以与美英指挥官平起平坐。“悲哀的是,失败政变不仅削弱了土耳其,而且削弱了北约。”澳大利亚《商业内幕人》17日称,未遂政变的影响将远远超出土耳其国家边界,将为IS提供“巨大机会”。

  更富有戏剧性的是,一家亲政府的土耳其报纸早前批评美国“试图暗杀埃尔多安”,而多家中东媒体披露称“这次是俄罗斯拯救了埃尔多安”。俄罗斯“高加索公报”24日报道称,土耳其外长23日接受土耳其NTV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在土耳其政变期间)许多国家致函支持土耳其的民主,俄罗斯是给予我们最大支持的国家之一。”他没有透露详情,倒是伊朗半官方的法尔斯通讯社援引一些阿拉伯媒体的消息披露,土耳其军事政变爆发前几个小时,该国总统埃尔多安曾收到俄罗斯的“相关情报警告”。这些阿拉伯媒体是从安卡拉外交消息人士口中获知该消息的。安卡拉外交消息人士透露,俄军方通过截获无线电秘密通信监听到“土耳其即将发生军事政变,推翻埃尔多安”的消息。据称,这些阴谋者“通过无线电通信进行商讨,计划派数架军用直升机到埃尔多安休假下榻的饭店,将其逮捕或杀害”。俄情报部门立即将这一重要消息通报给土国家情报机构。所以,政变者攻入饭店前几小时,埃尔多安离开该饭店“逃过一劫”。报道称,土外交消息人士不知道俄军是如何截获了政变分子无线电通信的。但他们认为,俄军驻叙利亚拉塔基亚的赫梅米姆空军基地配有最先进的无线电拦截装置以监听各种重要的无线电信息。土军方也证实,国家情报机构在政变发动前几个小时获悉了这一情报。总参谋部领导层随后迅速采取措施,其中总参谋长宣布“禁止任何军用飞机在国内上空飞行,命令所有军人停止使用一切交通工具”。

图片 3

法新社称,一些土耳其官员指责美国暗中同情叛乱军官。对此,美国国务卿克里愤怒地予以否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克里连续两天给土耳其外长打电话,“克里明确表示,美国愿协助土方进行调查,任何关于美国在这起失败政变中的公开暗示或指称都是完全虚假的,对双边关系是有害的。”居伦本人否认与政变有任何关系,并对政变予以谴责。

一切宛如一场大戏,转换如此之快。当地时间15日晚,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和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同时有大量军人乘坐军车和坦克出现在街头,并迅速封锁交通要道。安卡拉的总统办公室与国会大楼均受到攻击,战机呼啸而过。伊斯坦布尔警察总部外传出枪声,并传出有坦克包围伊斯坦布尔机场的消息,连接亚欧大陆的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的两条跨海大桥也被政变士兵和坦克封锁。政变军人通过官方电视台宣布成立“和平委员会”,正式接管政权,实施军事管制。

“这起政变是凸显土耳其稳定局面不断恶化的最新案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几年前,土耳其还被当作伊斯兰世界民主治理和经济繁荣的榜样,但现在土耳其再次走到了悬崖边上。斯德哥尔摩大学土耳其研究所教授怀特撰文说,尽管自身存在问题,但土耳其一直是欧洲和“崩盘的中东”之间的缓冲地带。这起军事政变让土耳其远离欧洲而“陷入中东”,撕裂了土耳其的稳定。这让本已严峻的土国内形势增加了新的冲突,土耳其本就面临IS自杀式袭击、与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冲突等诸多问题。

而且这次政变似乎也无关世俗对保守对决的“路线之争”。政变开始,埃尔多安当局便将矛头指向流亡美国的对立派别领导人、宗教人士居伦,指责他是政变的幕后黑手。政变失败后,土当局抓捕的许多人被认为与居伦有关。上世纪90年代,埃尔多安所在政党曾与居伦势力有过合作,后来处于对立状态。埃尔多安16日发表讲话时要求美国把居伦交给土耳其。他说:“这个国家深受‘居伦运动’之苦,我呼吁美国和总统奥巴马要么逮捕居伦,要么把他交给土耳其。如果我们是战略伙伴,做必须做的。”

“土政变未遂后,美土关系紧张”,美国福克斯新闻网17日称,在安卡拉挫败军事政变后,美国与土耳其之间言辞尖锐,土耳其劳动部长暗示华盛顿为这场政变的幕后势力,被土方批评震惊的美国国务院展开反击。土方还在政变事件后一度关闭靠近叙利亚边界的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美军正利用该基地空袭IS。土耳其《自由报》17
日称,土方在该基地逮捕了十几名支持政变的土耳其军官。《华盛顿邮报》援引前白宫高官克莱特的话说:“很难看出政变会推动民主进程,美土关系却将变得更为复杂。”

图片 4

为何这次政变迅速失败了?“德国之声”援引一名土耳其问题专家的分析说,与此前几次军事政变所不同,这次军方并没有全部参与,只是一小部分绑架了高级将领的反叛军人。报道称,现在大部分土耳其民众并不支持军事政变。未遂政变发生后,土耳其政坛甚至上演了“朝野团结”的一幕,议会里的三个反对党一致谴责政变行为。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国际关系学者纳塔丽·马丁表示,
这次政变“几乎注定要失败”,而这也给人们留下不少猜测乃至阴谋论的空间,“这是自导自演的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感觉像是世界末日”

西方多国领导人一面对政变进行谴责,一面呼吁土耳其当局依法行事。美国总统奥巴马强调,美国坚定不移支持安卡拉民主选举的政府,但同时表示,土耳其各方在政变事件后依照法律采取行动至关重要。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政变表示强烈谴责,同时敦促各方保护所有人的权利。法国外长艾罗表示希望土耳其民主更加坚强,但他警告土耳其政府不要将未遂政变视作让反对者噤声的“空白支票”。

16日早上,电视画面开始播出政变失败后许多士兵投降的画面。土总理耶尔德勒姆宣布,政变已经被彻底挫败,“局势完全在掌控中”。他同时谴责政变是“土耳其民主的污点”。英国广播公司称,官方数字显示,政变过程中有161名平民与警察被杀,104名叛变士兵被击毙,1440人在冲突中受伤。

“我们将继续清除所有国家机构中的病毒,因为病毒已经蔓延。不幸的是,病毒就像癌症笼罩了我们的国家。”埃尔多安17日在政变冲突遇难者的葬礼上表示。大规模的肃清行动引发西方对埃尔多安可能借此机会打压异己、推进个人集权和土耳其伊斯兰化的担忧。英国《每日邮报》称,埃尔多安表示,这起政变是“真主赐予的礼物”,将令军队得到净化。

【环球时报驻土耳其、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李琅 李勇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邬宁宁 甄翔 柳玉鹏】

随后,正在海滨度假的土总统埃尔多安通过手机视频接受电视采访,号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变。他之后飞到伊斯坦布尔,发表讲话说:“这些人犯下了叛国和动乱罪,他们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法新社称,在政权命悬一线的夜晚,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者无视政变者发布的宵禁令,拥上街头,阻止政变者推翻现政府的企图。有消息称,伊斯坦布尔塔克西姆广场附近爆发激烈冲突。在安卡拉,政变军人驾驶的一架直升机被亲政府部队的F-16战机击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