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打出最血性一役,中国远征军真相

图片 3

虽然年逾九旬,盛金云举手投足仍可见军人风范。1942年,抗日战争已打了几年,这年5月,盛金云参军成为一名新兵,辗转两千多里到达驻滇南蒙自县芷村的中国远征军50师报到。盛金云回忆说,50师师长潘裕昆是湖南浏阳人,他见小老乡聪明活泼,便让盛金云当他的警卫。经过严格的干训团军士训练后,盛金云后来又被任命为警卫连事务长。

日军听闻这一情报后,立即派出了以铁腕闻名的日军大将寺内寿一为日军滇缅战区的总司令,用以和卫立煌相匹敌。卫立煌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远征军司令长官部从昆明推进到距怒江前线不到50公里的保山县马王屯,以便就近了解前线敌情并指挥部队。不但如此,他还命令下属各集团军以及各军、师、团都依法效仿,将司令部或指挥所逐次迁移。除此之外,卫立煌还积极争取美国盟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的支持,从印度调来大批有经验的美军教官,按照实战需要开展大规模战前训练。

  久经战火洗礼的远征军

在攻打腾冲时,为给收复城池创造条件,盛金云和战友们把地道挖到了城边。有一天晚上,从城墙上爬过来一个姓白的华籍日本翻译官向中国远征军投降,他们讯问翻译官时获悉,次日午时,日军军官将在东门拐角楼开会。此情报当晚立即被上报到中国军队长官部,次日午时,中国军队调来的几十架战斗机和重型轰炸机,把拐角楼炸成火海,夷为瓦砾。

1943年7月,因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失利,滇西大片国土沦陷于侵华日军之手,国际援华抗战物资进入中国的唯一信道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卫立煌临危受命,担任了中国远征军的司令,奔赴云南接替陈诚。全权指挥由第11集团军、第20集团军两支野战部队及相关支持部队,共计20余万人的中国远征军,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滇西抗战。

  有消息爆出最近热播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以下简称《团长》)中,对驻印远征军完全是歪曲的、诽谤的,影响极坏。这支远征军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又有过怎样的坎坷经历?本刊记者近日对云南腾冲的部分专家学者以及幸存的远征军老兵进行了电话采访,通过他们的讲述来还原中国远征军的一段历史真相。

不久前,盛金云委托老兵志愿者帮他寻找仍在缅甸生活的战友蔡振基,并写了一封信希望此生还有机会相见。“我们邀请老兵参加群众活动,既是对他们的战功敬礼,也是让年轻人近距离感受抗战精神。”干杉镇有关负责人介绍,有关部门将按照政策给予老兵们生活上的照顾,让他们安享晚年。

松山主峰海拔2267米,由20多个大小山头组成。东临怒江,西连龙陵。松山之中有日军数万之众,盘踞在崇山峻岭之间。卫立煌下令一面以工兵山炮、榴弹炮配合空军轮番轰炸,一面以工兵从惠通桥下挖坑道掘径前进,直到敌阵地前沿,短兵相接,充分发挥火焰喷射器的威力。再从坑道下面用7吨炸药炸毁敌堡,于9月7日成功收复松山。

  老兵:穿着丑化形象

当时中国远征军渡江攻打驻守高黎贡山等地日军。日军修筑了坚固的工事,易守难攻。渡江时用橡皮船、竹筏甚至游泳的方式渡江,伤亡惨重。后来从美军调来一批适应丛林作战的火焰喷射器,将日军逼出了丛林,几天后,中国军队把日军赶到了腾冲。

图片 1

  而真正威胁中国远征军的,则是当地的气候和生存环境。“第5军就是在缅北溃败中吃了这个大亏,导致大部分士兵死在了野人山。”段生馗对记者说,缅北多为原始森林,不熟悉丛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水土不服,痢疾肆虐,导致了第5军“
穿越野人山”的惨战。很多幸存下来的士兵逃回来时,穿着甚至还不如叫花子。“所以我个人认为,《团长》一剧中远征军的穿着还是比较尊重历史的。”段生馗说。

挖地道截获日军重要情报

图片 2

  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在第一次入缅作战结束后,日军伤亡近4500人,英军伤亡1万余人,而中国远征军则损失了5万余人。“其中大部分人是战死在胡康河谷。”位于缅北的胡康河谷,在缅语中有“魔鬼居住地”的意思,方圆数百里无人居住,被称为“野人山”。1941年,在掩护英军撤退的过程中,中国远征军第5军曾误入这块禁区,损失惨重,遗尸无数。后来在1943年的缅北会战中,中国远征军夺下了胡康河谷,但是担任主攻的新38师在胡康河谷见到最多的,就是第
5军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

1944年春,50师奉命飞往印度,5月,在印缅边境的50师等远征军由缅甸向国内方向进攻日军后路。一天,盛金云跟随长官到怒江边原始森林旁侦察地形与敌情,长官头戴草帽,脚穿草鞋,身着便衣,手拿特制的钓鱼竿装成渔夫模样,士兵们头顶树枝树叶伪装。尽管如此还是被日军发现,飞来一炮弹炸断了几棵大树,两名士兵受重伤,盛金云的头部也被流弹击中受伤。

松山战役历时95天,中国远征军官兵阵亡了八千余人,而日本守军则全部战死,没有一人被俘或者投降。松山犹如一座高耸的抗战纪念碑,永远屹立于怒江之畔。它险峻的身姿向世人昭示:“犯华夏者,虽悍必诛。”

  西安事变发生后,蒋介石对张学良心存芥蒂,所以从东北调了一批原隶属于东北军的军人前往缅甸,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是辽宁人,其余则以吉林人和黑龙江人为主,还有一些南方人。毕世铣说,当时中国远征军第53军就是一支以东北军为主组建的部队。

“我们勤劳,我们勇敢,独立自由是我们的理想,我们战胜了多少苦难,才得到今天的解放……”15日,在长沙县干杉镇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群众歌唱比赛舞台上,93岁的干杉籍中国远征军老兵盛金云高唱抗战歌曲,并讲述当年抗战的峥嵘岁月。

中国远征军成功渡过怒江后,于1944年6月4日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此战在抗战历史上被称为松山战役。

  1939年冬,日军占据南宁,妄图切断我国通往越南海防的国际交通线。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军又把目标锁定在英国的殖民地缅甸。为此,中英两国于1941年12月23日在重庆签署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联手抵抗日军对缅甸的侵略。

长沙晚报记者 胡益虎 通讯员 孙理楠

要打通滇缅公路,收复被日军占据的腾冲、龙陵、芒市、畹町等战略要地,首先必须渡过怒江,消灭松山固守之敌。1944年5月渡江战役拉开序幕,卫立煌首先将号称“活动要塞”的炮兵第十团调入阵地,任务是破坏敌方阵线,掩护大军渡江,卫立煌亲赴前线指挥五个军。经过周密的计划,卫立煌指挥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并创造了只有一名士兵不慎落水身亡的军事奇迹。

  “当年中国远征军就是在野人山吃了大亏。”段生馗告诉记者,虽然当时的大败震惊了全国,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历史”,这一次的大败是“必然”的。

渡江侦察敌情被日机炸伤

图片 3

  1942年年初,日军进攻缅甸,其合理的战术使英军一败再败,无奈之下只能请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毕世铣说:
“不是说炮灰团吗?其实当时远征军入缅就是给英军做了挡箭牌。”据资料显示,这支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作战可谓一波三折,最初由于英军高估自己,轻视中国军队的力量,而且担心中国军队深入自己的殖民地会影响自己的统治,因此一再拖延阻挠中国远征军入缅,导致远征军滞留在滇缅边境。

松山战役的胜利,不仅大大增长了中国军民对抗日胜利的信心,还打破了滇西战役僵局,拔下滇缅公路上最硬的钉子,为最终打通公路奠定了基础,拉开了中国抗战大反攻序幕。

  在战争中,由于英方坚持先欧后亚的策略,因此战局一旦不利,便对保卫缅甸完全失去兴趣,而此时中国远征军的作战任务也由“保卫缅甸”变成了“掩护英军撤退”。

  “这支远征军在历史上有着很特殊的地位,这是中国军队在甲午战争后第一次出国作战,同时也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型代表。”说起中国远征军,毕世铣显得非常从容。最初,远征军的目的是保卫滇缅公路,由于当时国内的工业基础差,急需大量的物资援助,滇缅公路就成了中国抗战的输血管,将物资从缅甸等地区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国内。

  现年84岁的卢彩文老人是腾冲人,在腾冲沦陷后,年仅16岁的他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虽然一直从事情报工作,但是他对于当年远征军的故事也有所耳闻。

  事实上,作为滇西抗战博物馆馆长的段生馗,曾是《团长》的编剧兰小龙的幕后军师。当初兰小龙在创作剧本的时候,曾在滇西抗战博物馆里待了整整3个月,而段生馗在这段时间里,给兰晓龙讲了很多关于中国远征军和滇西抗战的故事。“
虽然兰晓龙对我说,《团长》一剧的最终结局会‘保密’,但是我认为如果不出意外,该剧最终的结尾,或许与我给他讲的3
个团长的故事相吻合。”段生馗说。

  保卫滇缅公路的远征军

  据腾冲地方部门的资料显示,当年的中国远征军在结束整个滇缅战争后,一部分人回到国内继续抗日,另一部分则留在了腾冲以及滇南地区定居。现在,腾冲地区还活着的远征军老兵仅有74人,他们的生活大多比较困苦。记者几经联系,终于电话采访到了一位参加过远征军的老兵卢彩文。

  “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远征军成立了。”毕世铣,中国远征军研究专家、原云南腾冲国殇墓园管理所所长,多年来一直从事远征军的研究。毕世铣经过查阅资料发现,当年的远征军是从全国各地抽调而来,其中还有不少是山东人闯关东的后裔。

  “当时,一个战友对我说,部队进入野人山时有4万人,结果只有8000人活着出来了。”让卢彩文记忆深刻的是一位战友的经历,那位战友和其他几个战友一起穿越了野人山,其中一个战友因为疲劳过度,躺在地上就睡着了,半天后,当其他战友找到他时,他已经被野人山的食人蚂蚁啃得面目全非。“他们说,野人山里到处都是这种食人蚂蚁,而且蚊子都有毒,叮上一口就要送命。”

  与毕世铣一样,段生馗作为一名研究远征军20多年的专家,对远征军在缅北的会战曾做过详细调查,还专程为此前往缅甸进行了实际考察,并带回来一批当年远征军的遗物。

  困扰着中国远征军的第一个问题来自于他们的枪械。资料显示,当时中国远征军统一配备的是德国武器,而事实上,这批军人“是从全国各地抽调来的,他们本身在地方上用的武器配备就不一样”。虽然有专门的人指导远征军使用武器,但是一旦到了实战当中,还是出现使用不熟练的问题。

  虽然作战任务改变,但是中国远征军并没有怨言,恰恰相反,在进入缅甸后,中国远征军接连打了几场让英国人交口称赞的漂亮仗。“比如说同古保卫战、斯瓦阻击战、仁安羌解围战、东枝收复战,这些胜仗不但鼓舞了我军士气,也在外国人面前树立起了中国军人的威风。”毕世铣说。

  《团长》一剧热播后,不少人尤其是当年幸存下来的远征军老兵,对该剧进行了强烈的质疑,尤其是对当时远征军的穿着,老兵黄绍甫称该剧“丑化远征军形象”。对此,作为滇西抗战博物馆馆长的段生馗却持反对意见,他对记者说:“我觉得《团长》里军人的打扮并不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尊重了历史。”

  “这支辽宁军的一个特点,就是年纪偏大,但作战经验丰富。”相关资料显示,当时53军中辽宁士兵的年龄大部分在25岁至30岁之间,有着非常丰富的作战经验。以53军军长周福成(一说周福臣)为例,他就参与过西安事变、武汉会战和长沙会战,是位久经沙场的老将。

  虽然缅北溃败让中国远征军损失惨重,但是却保存了其他部队的实力。1943年,中国远征军与英军发起了缅北会战,在当初让自己吃尽苦头的地方,中国远征军击败了驻守的日军,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1944年,中国远征军进入反攻阶段。53军原本作为后备队伍守在怒江东岸,不料先头部队因为指挥失误被日军打败,日军趁机欲渡怒江,此时53军迎头而上,由后备军变成主力攻击军,向敌方发起了攻击,最终击溃了日军。

  仅有74名老兵还活着

  文/本刊记者 许兰武

  此外,在进入缅甸后,整个缅甸战场的形势已经是日军占优势了,加上英军忙于撤退,使得中国远征军在没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与日军对抗,损失自然惨重。“比如说以最初进入缅甸的中国远征军第5军为例,清一色的德国武器配备,是典型的全机械化部队,但是这些机械化装备在多林的缅甸并不实用。”段生馗说,虽然第5军在初进缅甸的时候打了几场胜仗,但是部队的机动能力却也大打折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