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主要但非无可取代,诬陷解放军的香岛中文大学学员会好不自重

  百名驻港解放军官兵原定今天参观香港中文大学,开展相关讲座和球赛活动,并与校长餐叙。然而该校学生会出来反对,发声明抨击校方“向中共政权献媚”。声明还攻击解放军在“八九风波”中的作用,一些人威胁将在活动现场高举“八九”照片和反对标语。港中大校方前天表示鉴于部分人对活动有误会而无法达到活动原意,经与解放军协商后决定延迟举行该活动。

  中新网11月26日电
澳门《新华澳报》26日刊发评论文章《港人参军遇“一国两制”难题》,驻港部队民意支持率稳步上升,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又成为城中讨论热点。综观香港一些网络论坛的言论和民间反应,更可以看出普通香港人对当兵的复杂心态:既心生向往,又害怕受不了解放军非比寻常的政治要求,更怕吃不消当兵的苦头,毕竟当解放军不是过把瘾。

六四事件29周年在即,港大民调显示,认为「港人没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的受访者,是有纪录新高。港大学生会长黄程锋直言,「对香港人身分来说,未必是一个责任」,中大学生会长区倬僖亦承认,愈来愈多港人、年青一代偏向排拒中国人身分,与中国人身分切割,认为中国民主进程与自己无关。

  港中大学生会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声音,如宣称解放军是“甘愿成为中国爪牙的国家机器”,解放军参观大学“象征政权打压院校自主”等等。而驻港部队此前至少与包括港大在内的7所香港大专院校联谊,从未有抗议发生。

  文章摘录如下:

培正中学疑挂「毋忘六四」直幡 称属「校内事务」

  港中大学生会以敌视的态度对待驻港部队,这很让内地人惊讶。他们的这一态度与国家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的精神都是对立的,这是一种荒唐、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现。

  香港回归祖国初期,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港人对解放军驻港部队的满意率不足五成。时移世易,12年来,驻港部队严格执行《基本法》、《驻军法》,有效履行驻港防务,为维护香港繁荣稳定做出积极贡献,民意支持率也出现大逆转,稳步上升至现时的近90%。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又成为城中讨论热点。

德信小学生年复年 为六四死难者祈祷 校长:学生需知这事 学尊重生命

  这件事让人看到香港教育存在深刻的问题,部分青年学生被灌输了某些反国家且歇斯底里的东西。他们因被洗脑而走到了时代的对立面,这对香港的未来是一种危险,对学生们自己也非常有害。

  10月12日,香港《商报》驻北京记者更爆料称,北京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乔良少将指出,港人参军“将为期不远”。不过,在实际操作上,香港人离解放军军营的距离恐怕不会那么近。

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民调显示,56%受访者认为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发展,认为没责任的有31%,后者为1993年有纪录以来新高。民研计划指出,香港市民主流意见继续认为中国政府当年处理不当、同情北京学生和支持平反六四;31%受访者估计,3年后中国人权状况较现时恶劣,比率同为新高。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它的主权和管治权都在18年前回到中国,全世界所有大国都接受了这一事实。少数香港年轻人近年来却拒绝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搞“逢中必反”的把戏,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可笑。

  军人和港人:由远及近的距离

港大学生会会长黄程锋今早出席商台节目时,被问到「推动中国民主发展」,他认为「责任与身分有关」,明言「对香港人身分来说,未必是一个责任」。他表示,每人都有不同原因想推动中国民主,惟对是否「香港人与生俱来」有保留,亦对「中国有民主,香港有民主」说法有保留,「中国民主进程非常缓慢,无什么希望,如果扣紧(中国及香港民主关係),是否变相否定香港民主进程?」

  少数香港学生对给八九政治风波搞“平反”十分热衷,有机会就彰显一下这种姿态。这帮小青年很多在那个年代还没生出来,他们对那个事件的了解完全是通过西方和极端者的描述得来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当年参加广场活动的内地青年学生早已成长起来,汇入到后来中国高速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后者绝大多数都是今天的坚定爱国者,阅历丰富,思想健全,他们已对当年的事情形成了集体性反思,完全用不着香港一些二十啷当岁的小青年为他们那代人经历的事情搞所谓“平反”。

  10月16日,一行80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官兵,从中环军营走进城市大学,通过参观、上课、午膳和乒乓球友谊赛,与城大学生进行近距离接触。

同场的中大学生会长区倬僖亦认为,责任与身分认同有很大关係,「过去身分比较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时,当时社会认同港人有责任推动中国民主化,但近年本土意识抬头,愈来愈多港人、年青一代偏向排拒中国人身分,与中国人身分切割,认为中国民主进程与自己无关,主力推动香港民主化」。

  解放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也是人民子弟兵,它在中国境内的地位既是宪法赋予的,也是解放军自身历史塑造的。我们觉得港中大学生会在这支军队面前首先还是要谦逊些,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需要他们虚心学习的东西,他们不应将自己视为可以挑战这个13亿人口大国任何价值、原则和道德的力量。

  就读城大法律学院三年级的沈景尧在活动中担任学生大使,一整天带领官兵参观校园。沈景尧受访时说,在交谈后,她对解放军印象大为改观:“他们比我想象中更亲切。大家年龄相若,有很多共通话题,原来我们都爱玩同一款计算器游戏!”

至于「平反六四」是否香港人责任,黄程锋说,港大学生会一直支持平反六四,「从人道立场,这世上任何人杀了人都要负责任,政权都不例外」,惟他表示,须反思「是否每个人都是责任问题」,因每个人都可基于不同原因投入活动,故应与责任分开讨论。

  港英时期的香港人是挨过不少英国军警打的,解放军驻扎香港18年从未介入香港事务,与香港市民的所有接触都是友好联谊,未主动挑起任何冲突。但少数香港年轻人近年向解放军挑衅,发生了擅闯军营行动,港中大学生会现在又对解放军恶语相加,这种动向决非显示了闹事者的自尊,而是他们价值混乱、思想偏执且短视的表现。

  相比之下,解放军驻港部队早年表现得异常严肃、低调,而香港回归当天解放军进驻香港,与香港市民“井水不把河水”的情景更令人印象深刻。

区倬僖重申,过去负这责任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但称今日很多港人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即使想平反六四,都可能纯基于人道理由」,认为「不应綑绑落香港人责任」。

  年轻人是要逐渐成长的,每个人成熟后都会回头看青年时代的一些做法,产生别样的认识。我们相信,对解放军有严重不恭和冒犯行为的香港学生未来回首往事时,大多数人都会因此而了解到自己当年幼稚和“犯浑”的程度。如果他们没有因年轻时的胡来而遭遇人生曲折,他们应为生活在一个宽容的时代而庆幸。▲

  1997年6月30日21时,509名驻港部队先头部队官兵,从深圳皇岗口岸进入香港境内。7月1日6时,驻港部队主力4000多名官兵分陆路纵队、海军舰艇编队、空军直升机大队,陆续进入香港,在“东方之珠”上作为国家主权的象征驻扎下来。

中大学生会长:应「成个package去传承历史」

  然而,令人感慨的是,在“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下,真这支象征国家主权的军队,在那个夜晚之后,便有如隐身一般,在香港无声无息,不到节假日军营开放,市面上连解放军的影子都看不见。

问到维园烛光,区倬僖形容是形式,同意一定可以帮到历史传承,亦同意单以六四事件来看,烛光是最重要标记,惟质疑是否唯一传承方法,「未必是无可取代」。他又说:「不建议单就某一事件花好多精力,而是成个package去传承历史,比较容易接受。」

  原来,由于历史原因,回归前港人对解放军进驻心有戒备。因此,解放军驻港后,便实行全封闭式管理,除了每年军营开放和庆典出动仪仗队,鲜有在港人面前亮相。有人戏笑说,绝大部分驻港部队解放军只有三次路经香港市区的机会,一次是入伍到香港,一次是退伍离开香港,再有一次就是退伍前集体穿便服到闹市逛逛。

黄程锋表示,每个人都可选择如何悼念,而香港除了烛光,还有其他做法象徵六四事件,如港大国殇之柱、太古桥字眼及民主女神像等,「是重要标誌,但日后这标誌是否继续保留,是香港人选择」。

  曾驻守赤柱军营一年的退役解放军士兵杨柯便证实,军营恪守封闭式管理,许多士兵对香港的印象,只能依靠进驻香港那一夜见到的城市风景。他曾听一些“老兵”忆述,回归初期,新界石岗附近发生山火,有长官见状便领兵到灾场协助抢救,却一时忘记驻军在未经中央批准下不得外出的规定,违反了军纪。又有一次,石岗又有山火,驻军不敢出动,却被外界批评没有协助救火,变成两面不讨好。

两人又说,不认同支联会纲领。至于不举办六四活动,区倬僖指:「六四论坛主题一般而言都是从六四如何反思香港未来,做了几年,到这一届,似乎已绑了在这框框,不想令这些论坛成为另一个行礼如仪、另一个习惯,所以无新出路下,暂时搁置六四活动。(主持:未搵到新做法,所以不做以往做法?)都可以咁讲。」

  在内地驻守的士兵,当附近有事故时,必会外出协助,但在香港则要严守《基本法》,当香港发生紧急事故时,驻军只可作出内部应变准备随时等候上司命令令。这一切都反映出驻军对港人长期“高度戒备”,宁愿“大隐隐于市”,也要避免任何一宗小事触发政治风波。

其他报道:政治压力家长投诉 中学教师难带学生赴六四晚会

  全港多达18个解放军驻港部队军营及训练场,遍布港九新界。但与军营一墙之隔的市民,对这批共处了10多年的“内地邻居”所知甚少,因为这支军队甚少外出,行事低调,甚至为了不打扰港人休息而成为全军惟一不吹军号、以闹钟唤醒晨练的部队。

其他报道:杨润雄:老师可持平全面教六四六七
书商有权决定是否按局方意见修改内容字眼

  驻港部队进驻香港初期采取的这种低调政策,虽然避免了军方与港人产生意外摩擦的机会,但同时,也造成香港人印象中解放军陌生、“高傲”的形象,甚至彼此误解重重,以至于驻军初期与港人发生的一些类似军车与私车轻微碰撞等小意外,都被当地媒体大篇幅报道。

相关字词﹕港大学生会 中大学生会 黄程锋 区倬僖 六四事件 平反六四 六四29年
编辑推介

  1999年10月,经总部批准,香港驻军对外发言组正式列编,并更名为香港驻军新闻发言办公室,对驻港部队的对外沟通由此有了制度化安排。

  之后,驻港部队越来越注重形象,除了开放军营让市民参观外,开始主动参与公益活动,包括捐血、植树、探访护老中心等,希望借此加强港人对驻军认同。

  最近几年,驻港解放军部队与香港社会的交流进一步深入和多元化。首先是在2005年暑假,驻港部队和香港教育统筹局首度合办“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于粉岭新围军营“招呼”200名香港的青少年入营培训,加强国家意识。活动至今,已是第五届。

  2007年10月,驻港解放军又组织80名官兵到香港理工大学听课,并与大学生进行座谈、篮球赛等交流活动。之后,大学生又回访军营。这是回归10年后,开放解放军进入香港社会、走进大学校园的第一次。至今年10月,这一活动已进行到第三届。

  今年10月12日,解放军驻港部队政委刘良凯接受香港《商报》访问时指出,驻军将继续坚持依法从严治军的原则,按照规定实行封闭式管理,但管理方式方法可以随时间推移逐步改进。

  随着驻军多年来展现亲民一面,驻港解放军的形象在香港人心目中也愈来愈清晰。根据最新的多项调查显示,解放军驻港部队民意支持率,已稳步上升至将近90%,比特区政府的民望高。

  港人离参军还有多远?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对解放军好感日渐提高,港人参军的呼声也日益增多。由于《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所以香港不用向中央上缴军费,便可获得解放军保护,但这也同时令香港人没了从军的“权利”。

  香港资深电影工作者黎文卓忆述,上世纪80年代中期,香港的基本法还在草拟中,有位草委会的委员曾经问他,对基本法有什么意见,他当时提出一点,希望九七之后,香港人可以服兵役,参加解放军。“当时我的想法可说十分大胆,在那个年代,香港人恐共情绪仍十分强烈,连对解放军驻守香港也很有意见,何况叫人参军?但既然香港回归祖国,为什么保家卫国的事儿没有香港人的份?可惜我的意见最后没有得到接纳。”而在民间巷传中,港人来自资本主义社会,恐有间谍都被纳入北京不贸然对港征兵的理由之一。

  不过,随着解放军驻港部队越来越对香港社会开放,许多青少年在参观军营后,均为驻港部队的风釆着迷。不少年纪小的小朋友,甚至矢志长大后定会争取参加解放军,报效国家。一度冷却的港人参军议题,近年也成为当地社会的讨论热点。

  有支持者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每一位中国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香港人也该尽这一义务。当特区政府、民间爱国团体绞尽脑汁地推广爱国教育、普及基本法时,有什么比让香港年轻人体验“保家卫国”的效果来得更直接呢?

  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在解放军军营开放日上,一位香港记者便向时任驻港部队司令员王继堂直截了当地提问:“香港人能参军吗?”

  当时,王继堂司令谨慎地给了大家一个很“官方”的答案:“随着香港市民对国防、对国家事务的进一步了解,香港青年终有一天可以参军。”他坦言明白不少香港青年可能都心怀参军宏愿,希望投身于保家卫国的行列,但根据现行的相关军事法律的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征兵制度并不适用于港澳地区。

  “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着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去年,第一时间亲赴四川地震灾区的总理温家宝,对抗震救灾的解放军官兵所说的这句话,令全国人民动容,也引起许多港人震撼。

  城市大学学会会长李安然说,许多香港年轻人过去对解放军的印象模糊,但去年发生四川大地震期间,许多人看到一队又一队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徒步前进,直入重灾区去救人的过程,马上对他们肃然起敬。“很多多香港大学生都说,解放军无私无畏抢险救人的一幕幕感人场面,加深了大家对解放军的一份爱意。”

  在此之际,黎文卓今年10月份“重弹旧调”,在香港一份报章撰文指,回归已经10多年,香港驻军部队的优秀表现,打动了香港人,从当初的恐惧变成欢迎。“即使到了今天,你问我对基本法有什么意见,我仍然希望可以改动服兵役这条,今时不同往日了让香港人参军,应该有得商量吧。”

  对这一诉求,香港《商报》10月12日作为回应,引述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乔良少将的话指出,国家肯定是欢迎的,一定会慎重对待,问题迟早会得到解决,港人参军“将为期不远”。

  乔良还说,赞同通过特事特办、一国两制的方法,让香港人自愿加入解放军。他认为,可以成立单独的部队,如“香港连”或“香港营”,使得港人从军的理想得以实现。

  不过,据香港政坛人士分析,除了相关法律的限制,港人要参军,仍然要面对许多技术性问题,譬如中国政府一直奉行“党指挥枪”的原则,军人要进行许多政治学习,“一国两制”成长下的香港人如何接受?此外“香港人当兵,受得了艰苦的训练吗?他们的薪酬是否也实行一国两制?待遇是不是同内地官兵不同?”

  事实上,综观香港一些网络论坛的言论和民间反应,更可以看出普通香港人对当兵的复杂心态:既心生向往,又害怕受不了解放军非比寻常的政治要求,更怕吃不消当兵的苦头,毕竟当解放军不是过把瘾。

  对于这一难题,有香港法律界人士建议,当局可以循序渐进地先由“军事夏令营”开始做起。自港英殖民地时代以来,香港人从来都不用上战场,这也间接造成港青娇生惯养,日常生活没什么纪律可言的个性。香港教育局可以考虑规定大学生必须接受学校统筹安排的军训,把骨头练硬些,实行良好公民教育,“待时机成熟了再修改法律予有志的香港年轻人参军机会也不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